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>非物质文化遗产>非遗专题片 . 第十三集《书画背后的守护人》

非遗专题片 . 第十三集《书画背后的守护人》

  • 申报单位:
  • 项目类型:传统技艺
  • 项目级别:国家级
  • 项目状态:已申报
  • 点赞/点击:0 /2165
  • 项目描述:

我要收藏

项目介绍

非遗专题片 . 第十三集《书画背后的守护人》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

非遗专题片 . 第十三集

书画背后的守护人

——传承人:于金兰

装裱工艺


2.jpg


  我国的装裱工艺是伴随着中国书画的历史而产生的,从现今保存的历史资料看,早在 1500 年前装裱技术就已经出现了,而且对于装裱浆糊的制作、防腐,装裱用纸的选择,以及古字画的除污、修补、染黄等都有详细的文字记载。到了明代,周嘉胄着有《装潢志》,清代周二学着有《一角篇》,均是我国系统论述装裱的专门著作。

  一幅完整的书画作品,要使其更为美观,以及便于保存、流传和收藏,是离不开装裱的。因为中国书画大多创作在容易揉皱的宣纸上和绢类物品上的。装裱是我国特有的一种保护和美化书画以及碑帖的技术,就像西方的油画,完成之后也要装进精美的画框,使其能够达到更高的艺术美感。   北京作为六朝古都,因其政治、文化中心的特殊历史地位多成文人墨客的聚集地,得益于几代皇室的推崇,导致当时书画鉴赏风气盛行,中国传统书画艺术在此得到发展和升华,并在历史变迁中逐渐造就了北京浓厚的艺术氛围。书画装裱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宫廷审美取向的影响,从客观上促进书画装裱技术的发展和繁荣,清朝以来,随文人画大兴,出现了地区性的装裱中心,京裱也逐渐成为了北派装裱的代表之一。

  京裱在装饰上趋于高贵华丽,质地厚重,锦缎作边,常用于多色绫,外饰惊艳,以浓装为特色。


7.jpg


  传统的师父传统的标准

  于金兰和安福来的师父是装裱大师李保华,经过熟人介绍,才终于得以拜入大师门下。李保华大师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脾气,做活做差了,动辄就打骂,即使于金兰,有时也会因为粗心而挨过收拾。

  与现在的老师不同,老一辈的师父有着强烈的责任感,既然被喊了师父,就必须严格要求,让徒弟能够青出于蓝。这份严苛,让于金兰曾经一度无法忍受,哭过,气过,可最终还是回到朱案前,继续装裱。

  当年曾有一位名家,看于金兰天赋不错,想让于金兰跟着他学画画,李保华知道这件事后,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,去吧,去了别回来了。直到后来,于金兰才明白,不让她学画,是为了让她对手艺的心无旁骛。不允许有丝毫懈怠,不许三心二意,看似不近人情的背后,是那份属于师父的责任与担当。

  在通往大师的路上,没有捷径可寻,唯一相似的,是多年如一日的严谨与心无杂念。这番经历,造就了于金兰对手艺的一心一意。书画装裱技艺伴随着中国书法和中国画艺术的兴起、发展和繁荣的整个过程,对中国美术史、艺术史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。同时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,对传统文化的研究也同样具有重要的价值,对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更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装裱步骤



  揭裱,修复的艺术

  三分画七分裱,纵然书画巧夺天工,一旦装裱不善,轻则影响观赏效果,重则损毁画芯,缩减书画的寿命。

  由于时间久远,字画已经有些发皱破损,需要对其进行揭裱。这是最考验装裱师功力的时刻。每一次揭裱古书画,都是一场与前人跨越时空的交流。画师绘制的习惯,用料的好坏,后人保存的方式,都会在书画中一一显露,无数的可能也导致了每幅画问题都不相同,这让已是花甲之年的于金兰依然要不断学习。


专题照片 (1563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601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608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611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715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716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719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571)_副本.jpg


  裁边,裁去古字画多余的纸边,为的是尽可能提高画面揭裱的效率。

  去污,画心因烟熏尘染,质地变黄变黑,如画面颜色稳固,可将画心放入清水内浸泡,隔时换水,即可明净。污迹较重,可用热水浸泡,或缓缓浇淋开水。画面颜色受潮返铅的,可用双氧水涂抹消除。画心生霉,有黑有红,黑霉易涂,红霉可用高锰酸钾溶液涂在霉处,稍时再涂双氧水和淡草酸水,如霉不严重,一次即可除掉。用药物去污后,务必用清水冲淋画心,免蚀纸绢。

  揭旧,揭前在画心正面用排笔蘸清水或温水刷湿,并覆盖新纸一张,反置案上待揭。古旧字画多有断裂,如在揭心之前,不附加垫纸,揭托之后,不易起案。画心局部颜色不稳定的,应稍施淡胶矾水,干后,再行闷水。有些残破糟朽的画心,当日揭不完时,应在已揭过的部位,均匀地放置些湿纸团,然后覆盖一层塑料薄膜,以防画心干裂错位。揭画心上的旧纸,一般应根据字画的薄厚、残状、颜色以及质地的具体情况制定揭旧方案。

  制糨糊,水与面按一定的比例混合,冲洗出面筋,富含淀粉的水,便成为宣纸间最好的粘合剂,托画芯,用糨水涂抹在画芯背后,让画芯平挺地贴合在案上,随后缓缓刷上托纸,新的神韵,也随之显现出来。

  裁方,用针在晾干后的画芯边缘打出孔洞,确定比例方位,定下独有的规矩方圆。裁去毛糙的边缘,细致,是装裱师千年来不曾改变的传统。

  镶局条,细长的局条笔挺的贴在画芯边缘,平添了几分雅致。

  镶料,决定了一幅书画给人最初的感受,镶料的色彩,往往需要根据画芯而决定,反复地推敲琢磨,只为得到相得益彰的效果。

  覆背,处理后的宣纸贴附在画芯的背后,让画幅变得平挺柔软。

  上墙,配合着将画幅抬起,平贴于墙面,此时,繁杂的工作才终于暂告一段落。此时,考验耐性的时刻才刚刚到来。上墙后的画,需要等待七天,干透后,才能够取下来。


专题照片 (1632)_副本.jpg

专题照片 (1640)_副本.jpg


  砑画剔边,均匀细致地砑压后,裁掉多余的边角,书画,呈现出最终的状态。

  制作天地杆,长杆为天,圆杆为地,当天地杆与画幅合二为一的那一刻,装裱才算结束。

传承人——于金兰

6.jpg

5.jpg


  传承人:于金兰

  于金兰,1960 年生经人介绍拜师于著名书画装裱大师李保华先生门下,传承了李保华大师的装裱和修复古旧字画技艺。其书画装裱技艺在严格的师训和反复实践历练中被社会认可。她以书画装裱作为终身事业全心投入经营,至今从事该行业 30 余年,并始终致力于继承和保护传统手工装裱技艺。

  装裱,东方艺术的守护者

  用笔墨将天地万物书画于纸绢,中国的古人,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记录着自己的胸怀与感悟。可脆弱的纸张,往往无法抵挡岁月的侵蚀,为了能够让千百年前大师的墨宝能够被一代代的流传,聪慧的古人研究出来装裱的技法,因为这个技法,纸娟能拥有了生生不息的力量。

  传承,从来不曾停下

  在电子化的时代,书写,已成为某种奢侈,隐藏在书画背后的装裱,很多人甚至从未听说过。几十年的经历,对于传承,于金兰夫妇有着更为开放的心态。突破师傅只准家传的规矩,尝试引入新鲜的血液,是他们下一步的新尝试。

  在农村的家里,他们已经建好了一栋新的传习所,能够满足多位学生的吃住,他们相信,以自己的力量能够让装裱能够无惧时代的变化。在安福来眼中,徒弟是否愿意全职从事装裱,并不重要。只要有人还掌握着这门技艺,那传承就能继续下去。


4.jpg

3.jpg